“中国梦”对中国外交的新要求
时间:2015-05-12   点击量:32    来源:公共外教网    作者:赵可金
“中国梦”对中国外交的新要求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成为新时期统率中国外交全局的核心。“中国梦”为中国外交设定了基本轨道和前进方向,对内求发展求和谐,对外求和平求共赢,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成为新时期中国外交的核心。“中国梦”为中国外交设定了目标使命和工作任务,要努力为国家富强保驾护航,为民族振兴创造条件,为人民幸福开辟新路,扎扎实实地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在治国理政方面提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中国梦”是在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历史性变化的背景下提出的,其所针对的是国际国内舆论对中国未来发展走向的疑虑情绪。从外交领域来看,“中国梦”设定了今后较长一段时期中国外交的大致轨道和前进方向,已经成为新时期统率中国外交全局的核心,为中国外交设定了目标使命和工作任务。与其他一切具体目标相比,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国梦”的根本使命。在此种战略坐标系中,不管国际形势发生何种变化,中国外交目标的核心是明确的稳定的,那就是维护和巩固中国和平发展的势头,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牢牢把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局。在实践中,中国外交要努力为国家富强保驾护航,为民族振兴创造条件,为人民幸福开辟新路,扎扎实实地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作为治国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外交必须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始终服从和服务于中国总体战略目标的需要。自近代以来, 中华民族一度生活在屈辱感之中。“鸦片战争后,中国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中华民族面对着两大历史任务:一个是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一个是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实现了政治经济独立,“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外交的主要任务就是维护新生共和国政权,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尊严。在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直接领导下,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已经与世界上116个国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并加入了联合国等一系列国际组织,中国成为国际社会中具有重要政治影响力的国家。改革开放以后,全党和全国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之上,推进现代化建设、完成祖国统一、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成为新时期的“三大历史任务”,并确立了“三步走”的发展战略,为中国现代化建设营造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成为中国外交的根本任务。经过新中国诞生后六十多年的不懈努力,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持续探索,中国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稳步前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光明的前景。“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梦”就是中国外交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必须紧紧围绕的中心和大局,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新时期中国最根本的国家利益,它为新时期的外交设定了明确的任务。
  
  “中国梦”要求中国外交为国家富强保驾护航
  
  “中国梦”的第一要义是“国家梦”,国家富强是实现“中国梦”的物质基础。中国是一个大国,有13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陆地疆域和3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2012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51.9万亿元,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经济大国。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的提升,“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在中国发展与全球发展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时代背景下,要想实现国家富强的“中国梦”,中国不能像历史上的西方列强那样采取野蛮的对外战争和扩张的方式积累资源,只能通过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来发展自己,并通过自己的发展维护世界和平,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
  
  然而,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正在从一个国际社会中的边缘角色发展成为全球经济、政治和安全领域中的显赫角色,使中国的和平发展能够不挑战现有国际体系的周旋空间缩小了,不动摇其他国家尤其是周边国家利益格局和地区秩序的难度在上升,不承担地区和国际事务治理责任的机会在减少。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历史性变化,使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面临着崭新的国际环境。中国发展的国际效应日益突出,中国的发展成就日益受到国际社会高度重视,各种怀疑、担忧、恐慌和防范中国的声音不断出现,花样翻新的约束、限制甚至遏制中国的苗头开始抬头,中国的发展道路在国际舞台上步入了“树大招风期”,中国外交受到的国际压力急剧上升。“中国梦”的提出,既是对中国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的重申,也是对中国外交提出的新任务。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如何抢抓机遇,化解挑战,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不断探求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新空间和新思路,越来越成为中国外交面临的重要任务。
  
  “中国梦”要求中国外交为民族振兴创造条件
  
  “中国梦”的核心是“民族梦”,振兴中华民族是“中国梦”的精神支柱。“中国梦”要求中国外交为民族振兴创造条件,不仅要调理好涉及内部各族群关系的传统外交问题,更要处理好中华民族与其他民族的新型外交 问题。
  
  中国是一个多族群共处的多民族国家,经过五千年的交流和融合,逐渐奠定了中华民族的稳固心理基础。然而,近代以来,在西方列强的侵略欺凌下,中华民族曾一度陷入耻辱的境地。洗雪百年国耻,实现民族振兴,是中国各民族的共同心愿。新中国成立后,中共历代领导集体为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大业殚精竭虑,为实现民族振兴进行了不懈的探索。“中国梦”的提出,把“民族振兴”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民族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对中国外交提出了新的任务。
  
  “中国梦”要求处理好内部各民族和谐相处的传统民族外交问题。作为近代历史的遗留问题,境内外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势力,内外势力的复杂交织对民族振兴具有很大的破坏性。同时,中国外交仍存在涉台、涉藏、涉疆、南海、钓鱼岛等外交问题,一些外部势力打着“民族”“宗教”“人权”的旗号插手、干预中国的民族问题。因此,在处理与国内民族关系相关的传统外交问题时,不仅要以国家富强的国家利益为重,更要以民族大义为重,充分利用国际资源为民族团结和共同繁荣服务。尤其是要妥善应对境内外势力对民族问题的干预,把消除其在国际上的消极影响摆到突出位置上来,为理顺国内各民族关系和缔造平等、团结、进步的民族秩序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中国梦”要求处理好中华民族与其他外部民族和睦相处的新型外交问题。据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统计2012年,全国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共检查出入境人员4.31亿人次,比上年度同比增长4.76%,其中,内地居民1.66亿人次,港澳台居民2.10亿人次,外国人5435.15万人次;检查出入境交通运输工具2504.88万辆(架、列、艘)次,同比增长0.82%。随着跨国交流的日益深入,源于民族习惯、语言差异、文化差异、价值观差异等众多民族差异引发的摩擦和矛盾也将凸显,中华民族与其他民族之间的新型民族问题必将逐步显现,加之民族问题与国家间关系问题复杂交织在一起,有可能引发更加严重的民族隔阂甚至是民族冲突,对中国外交产生日益沉重的压力。“中国梦”的提出,要求中国外交必须妥善处理好民族问题及其对国家间外交关系的影响,“中国梦”不仅是亿万中华儿女的“民族梦”,更是世界各民族的“世界梦”,中国外交要做好“民族梦”与“世界梦”的沟通和转化,更好地向世界各民族民众解释“中国梦”的内涵,使“中国梦”为世界各国人民所理解、认可和接受,承担起“中国梦”和“世界梦”的桥梁和纽带角色。
  
  “中国梦”要求中国外交增强 为了人民和服务人民的能力和水平
  
  “中国梦”的落脚点是“人民梦”,为人民谋幸福是“中国梦”的根本目标。“中国梦”要求中国外交为人民幸福开辟新路,不断增强外交为了人民和服务人民的能力和水平。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来实现,必须不断为人民造福。”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也是中国外交为之努力的方向。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外交就把“团结世界人民”作为新中国和平外交政策六大外交方针之一,外交工作虽然是“以国家为对象”,“是通过国家和国家的关系这个形式来进行的,但落脚点还是在影响和争取人民,这是辩证的,广泛开展人民外交,是新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一个创举,为对外工作开辟了广阔的园地。”然而,传统上我们更强调外交依靠人民,争取人民,在外交为了人民和服务人民方面相对弱化,“中国梦”的提出,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中国外交的一项重要任务,开辟了中国外交的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中国梦”的提出,要求中国外交增强为民意识,在继续坚持国家利益原则的基础上,主动探索为民外交的新路。传统上,外交一切以国家利益为根本出发点,在处理涉外事务上强调原则的坚定性,一切以国家利益画线,忽视多样化的社会利益。然而,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外交和内政之间的界限已经日益模糊,中国外交和普通民众生活的联系也日益紧密,多样化的社会利益使得权衡国家利益变得十分困难,单一的外交原则和政策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多样化人民生活要求。因此,“中国梦”要求中国外交树立“外交为民”理念,想人民之所思,急人民之所难,谋人民之所求,依靠国家日益强大的外交资源,为人民幸福开辟出一条新的外交发展道路。
  
  “中国梦”的提出,要求中国外交增强为民服务能力,努力构建密切联系民众的桥梁和纽带。“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以往中国外交更多通过为国服务间接地为民服务,“中国梦”则要求中国外交要逐步建立起直接为民服务的桥梁,特别是在中国企业和民众走出去的洪流中,增强为民服务能力不仅必要,而且十分紧迫。尤其是在领事保护、危机管理、海外救助等领域,面对人民日益增长的多样化服务需求,中国外交已经呈现“能力危机”。近年来,中国企业频频遭受海外“反倾销”“反补贴”以及花样翻新的贸易、投资、环境和劳工标准限制,中资机构和华人华侨在海外遭遇天灾人祸的事件也日益增多,甚至没有走出国门的中国普通民众也因国家间关系和与其他国家的外交问题而受到影响,比如全球金融危机、国际恐怖袭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地区热点冲突等,对普通民众的生产生活都造成了弥足深远的影响。所有这一切均要求中国外交增强为民服务能力,千方百计为民众提供外交服务,为人民幸福提供强有力的外交支持。(公共外交季刊)
  
  (赵可金,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2 - 2013 Silk Road Peace Awar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