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实现习近平的外交政策
时间:2014-12-04   点击量:12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罗伯特·劳伦斯·库恩
“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实现习近平的外交政策

    西方媒体是如何报道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事实上西方媒体对此报道并不多。即使西方媒体对此有所报道,它们的态度也是谨慎乃至怀疑的。西方媒体问,这些宏大的词汇是否具有实际意义?抑或有无真正的内容?更有甚者,则质问中国到底想干什么?作为一条连接东西方的商贸之路,古代丝绸之路于今有何现实意义?中国建设海上丝绸之路与陆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是否能够适应中国的外交政策?在古代,丝绸之路连接了中国、印度、波斯、土耳其、欧洲、阿拉伯半岛、埃及、北非以及东非,无疑在促进不同文明间相互交流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但是西方媒体则问,这些对现今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乍一看,丝绸之路似乎只象征着古代中国连通世界的历史,而非一个促进经济发展和构建世界地缘政治的当代模式。习近平主席曾提到:“发展与中亚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是中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20多年来,随着中国同欧亚国家关系快速发展,古老的丝绸之路日益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以新的形式把中国同欧亚国家的互利合作不断推向新的历史高度。”对此,我们应如何分析这些情况呢?
       
    我将根据中国的外交政策目标来构建一个分析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组织性原则。为此,我对比并整合了习近平主席两篇重要的演说,一篇是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另一篇是有关其执政思想及外交政策。通过在习近平主席的外交政策的背景下解读“丝绸之路经济带”,我们可以对两者有更深刻的见解。
       
    2013年9月7日,习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呼吁把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作为“一项造福沿途各国人民的大事业”。2014年5月15日,在庆祝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60周年的演讲中,习近平主席阐述了他的外交哲学(该演讲在全球媒体中鲜有报道)。让我们看看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原则放在其外交政策的大原则下进行考量所得出的结论。
       
    以下八个类别摘自习主席在对外友协的讲话。这也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最主要原则。其中每一条,我们都可以在习主席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讲话中找到呼应。
       
    一是多极世界。建立一个多极世界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今天中国反对单个超级大国(即美国)的统治,正如在冷战期间反对两个超级大国(即美国与苏联)的统治一样。海上和陆地“丝绸之路经济带”沿途经过三十多个国家,本身正是多极化世界的例证。此外,我们也注意到,中国尽管没有寻求领导者地位,但确实是丝绸之路的发源地。相反,美国(因为地理和历史等原因)则与此毫无关联,而俄罗斯也并不处于中心地位。虽然有人会拿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与美国泛太平洋伙伴关系作比较,但这一类比是一种误导,因为前者更多是一种促进各国共同发展的创造性思维,而后者则是靠宽泛的制度和规则捆绑在一起的联盟。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提防拉帮结派的抱团心理,因为经济发展是靠包容才能实现最优化。
       
    二是复杂多变的因素。在讲话中,习近平主席提请我们关注影响国际形势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包括经济全球化(全球商贸和金融市场)、信息社会(信息安全)以及民族和宗教紧张形势。所有这些问题都在丝绸之路沿途国家中有不同形式和不同程度的体现。确实,丝绸之路各国中存在的不同层面的各种问题都是我们必须在21世纪初予以解决的问题。
       
    三是包容和多样性。在阐述其外交政策时,习近平主席把包容称为一种“美德”,尤其重视其多样性。他承诺中国将会“全面开放”,同时提出“同其他国家建立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丝绸之路沿途国家正是人类不同层面多样性的典型代表,种族和宗教各有所异,但这些也是时常造成悲剧性分裂的原因。为了人类发展和社会繁荣,我们必须尊重多样性,鼓励包容性。从丝绸之路沿途各国开始践行这种思想再好不过了。
       
    四是和平发展。与中国前几代领导人的理念一样,习主席承诺,中国的增长和崛起将保持和平。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习主席提议,为使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应该循序渐进地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深思远虑的发展策略来逐渐形成全面区域合作,避免触发区域分裂。习近平主席呼吁加强政策沟通以协调经济发展战略、贸易便利化及多边合作。他还强调要改善包括道路连通在内的跨境交通状况。
       
    五是绝不称霸。在介绍中国外交政策时,习主席驳斥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实为一种误导,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他强调说,中国一直以来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中国文化倡导和谐相处。中国曾深受外国侵略,中国的哲学也提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习主席说,中国的爱国主义号召人民“保家卫国”,而绝非殖民他人。他指出,古丝绸之路是东西方互利交流、互不侵犯的典范。习主席重申,无论未来变得多么强大,中国都不会寻求对其他国家的霸权统治。他表示,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时,中国会尊重中亚人民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与内政外交政策。中国永远不会干涉中亚各国内政,永远不会在区域事务中寻求霸主地位,也不会划分势力范围。
       
    六是警惕战争威胁。习主席说,历史告诉我们:对于所有民族来说,战争就像恶魔与噩梦,但当今世界仍旧危机四伏,在许多国家,战争仍在肆掠或趋于激化。习主席没有回避当今的多种矛盾,而是承诺中国将积极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与其他国家一道寻求解决热点问题,支持维和事业,平息人道主义危机。习主席承诺,中国将继续在平等和耐心的基础上通过对话解决矛盾与分歧。他向丝绸之路各国阐释了各国的“重大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安全与稳定。他呼吁各国相互支持,共同努力,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三股邪恶势力”,打击跨国贩毒与有组织跨国犯罪。
       
    七是人文交流。作为中国日益成熟外交政策中的一个新兴领域,习主席高度强调人文交流,呼吁各民族间保持多渠道、多层面交流以促进互信和互鉴,包括姐妹城市、文化活动、非政府组织的民间外交以及各民族间的公共外交(从退休官员到年轻人)。他呼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多方位向世界展现一个真实的中国。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方面,习主席强调人文交流,加强民族间各层面的友好交流,包括从高级官员到专业学者,以增进理解与友谊。
       
    八是命运共同体。在他的对外政策理念里,习主席强调融合不同民族的梦想,一起追求共同目标,促进全球和平与人类发展。但他告诫说这并不容易。中国面临着诸多重大挑战,应学习借鉴他国取得的成就,以严肃、热情的态度参与到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之中。而在阐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时,习主席指出,古丝绸之路2000多年的交流历史已经证实,只要坚持团结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鉴、合作共赢,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完全可以共享和平,共同发展,最终取得国内发展蒸蒸日上、国际交流合作共赢的共同成功。
       
    我本人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习主席的思想政策方针是一以贯之的:八年前,他在杭州跟我和朱亚当先生说了与今天同样的话:“中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促进全球发展与繁荣,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所在。少了任何一点都将会阻碍中国继续提高国内人民的生活水平。为了实现习主席提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国需要建立稳定的国际关系,实现互相协同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与中国的总体外交政策契合无间。实际上,它是习主席创新外交策略的具体体现。我期待“丝绸之路经济带”在构造和象征“国际新秩序”的过程中扮演日益积极的角色,为全人类的福祉做出贡献。
       
    作者: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国际企业战略家及投资银行家;作家;BBC、CCTV、Bloomberg等国际主流媒体资深评论员;《中国日报》与《南华早报》专题评论家。
       
    文章来源于《公共外交季刊》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2 - 2013 Silk Road Peace Awar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