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公共外交研究
时间:2014-11-03   点击量:22    来源:《前沿》    作者:朱全国 周子渊
个体公共外交研究

一、公共外交形式
  
  随着世界整体形势的发展,以及中国所处国际地位的变化,公共外交也越来越显示出其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中国已经走到了世界的舞台中心,随着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日益强大,中国发生的事情随时会成为世界的舆论主题,中国有必要以公共外交增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①“无论是从中国发展的内因、外部环境,还是对世界的影响力来讲,中国加强公共外交已经是不言而喻的选择了。”②
  
  与此同时,学术界对于公共外交的作用的认识也日益深入,出现了大量的对公共外交进行研究的论文。综观这些研究,它们对于公共外交本身的认识虽然在大的方面是一致的,但是在一些内容方面并没有取得完全一致的看法,这种情况的形成一方面是由于公共外交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概念,随着时代的不同,其内涵也会有所变化;另一方面,出于对公共外交主体认识的不同,也会有不同的表述。
  
  公共外交最先由塔夫兹大学的法律与外交学院院长1965年提出,主要是指文化外交。随后这个词开始被广泛运用,但是其内涵却并不完全相同。在英国人们一般认为公共外交主要是指外交官的外交宣传,而在美国则主要是指超越传统外交方式,利用各种媒体、舆论影响他国民众与团体,进而影响别国政策制定以及涉外事务的一种外交方式。还有一种在更为广泛的意义上对公共外交的理解,即认为公共外交不仅对他国形成影响,同时也影响本国的民众。这种理解本身并不涉及到对公共外交内涵的理解,而是对公共外交所使用的范围的一种拓展性认识。在国内,对公共外交较为普遍的认识是,“所谓公共外交是指为了改善和塑造国家形象,推广本国文化及价值观、打造有利于本国的交流环境,一国政府委托相关机构或个人针对外国的民众进行的外交活动。通常以文化活动和文化交流的形式展开。”③
  
  这一关于公共外交的认识基础上代表了学术界的共识。对公共外交内容进行最为清晰的表达当属赵启正在“气候传播互动共赢-后哥本哈根时代政府、媒体、NGO的角色及影响力研讨会”上所作的表述,他指出:“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往来是政府外交,民众对民众是民间外交,政府对民众,或民众对政府,也是公共外交的一部分,应该尝试以多元化的公共外交来加强中国在国际谈判中的话语权。”④
  
  很显然,从上述的关于公共外交的认识来看,人们虽然都认识到了公共外交的作用以及其对当前中国外交活动的必要性,但是一方面由于不同的国家和场合对于其有所区别的理解已经使这个总体概念产生了差别,另一方面在具体场合中所使用的公共外交概念又是确定的,这就不得不使人们进一步的思考如何才能清楚地认识到其总体上的定义与不同场合具体使用时意义的差别这一问题了。事实上,如果稍加分析,就会得到明确的答案:之所以产生上述问题,主要是由于公共外交的主体不够明确所致。如上述英国人所说的公共外交主要是指外交官的外交宣传,其主体是英国政府。换言之,这种公共外交在本质上是政府的直接行为,是国家外交的一部分,政府主导了整个公共外交。美国的公共外交则更具有隐蔽性,它主要是利用各种媒体与舆论展开公共外交,虽然这种公共外交的本质仍然是政府,但政府并不是以主体的形式出现,呈现在大众面前的主体是各种社会团体。相比较前二者,赵启正对于公共外交主体的认识则更为全面,在他的表述中,他明确地指出,民众与民众之间,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外交也是公共外交的一部分。赵启正的表述反映出了中国当前公共外交关系主体的多样性,这里面包含了三个部分:政府、各种社会组织、个体。
  
  以政府、各种社会组织、个体为主体的公共外交思想反映出了三种公共外交的形态,即政府间的公共外交、各种社会组织的公共外交以及公民个体的公共外交。无论这三种公共外交的主体是谁,它们都体现出公共外交的共性:首先是文化为公共外交的核心,这一点在公共外交产生之初就被确定,无论后来公共外交的内涵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一点始终没有改变过;其次,公共外交是为本国的利益与对外政策服务的,这一点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最后,公共外交的对象主要是针对外国的民众与政府。
  
  上述三种公共外交的方式都很重要,从其存在来看,前两种已经被人们广泛认识并运用,其所产生的作用也是有目共睹的。第三种公共外交方式的作用在很长时间里并没有被充分认识到,在世界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其作用越来越明显,值得人们进行进一步的分析与思考。
  

二、个体公共外交的基础
  
  如上所述,个体民众的公共外交在当代显得愈发重要,那么个体民众的公共外交为何在今天才显得越发重要呢?它的发展基础又是什么?从公共外交在美国的发展情况来看,冷战时期,公共外交是由美国政府主导的,尽管有着各种媒体或组织的面孔,但这些组织与媒体却不折不扣地执行着政府的意志。“美国之音”等媒体成为美国影响他国民众与政府的直接组织,不仅成为美国政府政策的鼓吹者,而且还成为对他国民众心理战的场所。这类媒体所产生的作用相当巨大,如1980年所发生的“波兰危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欧洲之声”的功劳。冷战后,美国公共外交的这种赤裸裸地服务于意识形态的行为遭到了民众的反感,其合法性受到置疑,在苏联等这样外部威胁消失后,美国的公共外交一度并不被重视。这种不重视的现象从客观看来,其本质上是美国先前所持的公共外交的方式与方法,即政府直接操纵的公共外交失去了对象所至,其先前那种方式的公共外交自然而然地失去了活力。9·11的灾难使美国重新认识到了公共外交的重要性,并对其实行方式进行了改变,从而形成了公共外交在美国兴盛的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与前一阶段的不同在于,前一阶段更多的是宣传美国本身意识形态与文化,而这一阶段则主要是培养他国民众对本国的理解。9·11的灾难让美国人开始思考为什么是美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受到这样规模的恐怖袭击的问题。经过调查他们发现,世界上众多国家和民族,特别是穆斯林世界,对美国具有强烈的敌意。“不仅仅是伊斯兰人和阿拉伯人,甚至包括欧洲、拉美、东亚以及自己的盟国”,美国的不良国家形象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存在⑤。针对这种情况,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改善国家形象方式,为自己的外交政策与国家行为提供合理的外衣,使他国与民众易于接受美国的行为,从而最大程度地改善了美国的国家形象。
  
  最近十年,信息技术的进步,不同国家民众之间的频繁交流,已经使全球化成为现实。民众对信息的知晓度与他国民众进行接触的程度全所未有。“百闻不如一见”,亲眼目睹的“故事”成为人们理解他国以及民众的最为直接与有效的方式,这种方式与前两个阶段的公共外交相比更具有真实性与深刻性,公共外交不可避免地进入到普通的民众之中,成为其发展的第三个阶段。个人代表国家已经不再是一种简单的外交辞令,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存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个体公共外交开始显示出自己的作用,并且随着技术进步与民众之间交流的深入,这种作用也越来越大。很显然,个体公共外交已经走到台前,并进入到普通民众的生活之中,开始对国家形象塑造发挥自己的作用。
  
  2012年1月16日,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在北京发布的《第2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指出,截止到2011年12月底,中国互联网网民规模达到5.13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38.3%。在世界范围内,美国知名数字公司comscore的调查数据显示,排名全球前十五名的互联网网民除中国、俄罗斯、印度外都是发达国家,且这十五个国家基本上都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对世界或地区有着深刻影响的国家。从理论上讲,世界上所发生的事都可以近乎即时地被这些民众知晓。这些民众都可以进行网上交流与联系,交流他们各自的文化与思想。任何外交政策与活动在网上都会有很多人进行关注并进行评论与交流,进而形成相对集中的观点,最后影响到政策及外交活动的执行或效果。因此,互联网技术有效地打破了民众之间藩篱,成为文化融合与交流的十分便捷的方式,也正是这种方式的存在,使个体民众的观点得到汇集并对现实外交活动产生影响,从而成为个体公共外交的十分重要的基础之一。
  
  如果说互联网技术及其普及为个体公共外交的发展提供了技术基础外,那么广泛的留学和旅游等现象的存在,则为公民的个体公共外交提供了面对面的交流的机会。据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指出,中国留学生数占世界留学生数的14%,位居世界第一,且自2008年起保持20%的增长率,光2011年就有33.97万人,近十年更是有100多万人在世界各国留学过。而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编写的2011年的《旅游绿皮书》指出,光2011年中国旅游入境的人数有望达到1.4亿人次。而据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数字,2012年中国出国旅游的人数达到了4700多万,出旅目的地扩大到了139个。留学和旅游为民众增加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两者都可以使不同国家民众之间具体地感受到对方,以及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化。这种面对面的交流可以使人们深切地理解彼此的“故事”,从而成为人们进行个体公共外交的现实基础。
  
三、个体公共外交的作用
  
  既然以个体为基础的公共外交已经具备了其技术基础和现实基础,那么这种个体公共外交具有哪些作用呢?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必须要弄清政府公共外交、各种组织的公共外交、个体公共外交三者之间所具有的不同作用。以政府为主体的公共外交往往是宏观的,重大的,其影响面广,效果显著,目的性也较强,如俄罗斯冬奥会上各国政要之间的交流就是一个政府间进行公共外交的很好的例子。但政府间的公共外交也有其不能兼顾的地方,如果组织与个体的公共外交没有跟上,政府间的公共外交有可能陷于孤立的境地,不利于达到外交目的。同时,政府间的公共外交更多地关注的是国家利益,对于文化之间的融合关注的并不一定深入。上面所谈及二战后至9.11之前的美国公共外交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在这一阶段,美国的公共外交主要体现在政府的层面上,而没有注意到个体层面,从而导致人们对于傲慢、自大、自私的美国的普遍厌恶,最终成为恐怖活动的对象,直接损害到美国的国家利益。由各种组织进行的公共外交相对于政府公共外交而言影响面不是那么宏大,虽然没有政府直接出面,但这种交流的主导却是国家。如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直言不讳地要求美国的媒体直接接触其他国家的民众,表达美国的政策,树立美国好的形象。”⑥
  
  在这里,除了社会组织的外衣外,媒体本质上顺从着政府的意志。但总体上看来,社会组织的公共外交已经丰富了政府的外交。在三种公共外交的主体中,以个体进行的公共外交在当前最为具体,其群体也最为庞大,同时也最具个人性,政府色彩也最为单薄。但个体却是文化最为真切的表现者,也是最不易引起意识形态争论的存在,更是政府公共外交的基础,个体公共外交显然具有自己独特的作用。
  
  正如上述所言,个体公共外交是最生动的文化展现方式与传播方式。一个国家的文化有其最为核心的元素,而这些元素却具体地体现于个体之中。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交流是直接的,无论是留学、旅游还是其他的面对面的交流,都能具体而微地展现出最为基本的人性与文化上的差异。最基本的人性是人类共有的,如对于真、善、美的追求,面对面的交流可以使人们在共同人性的基础上实现心灵的贴近,从而更有利于理解文化上的差异,从而在个体层面上实现交流,最终达到对国家文化差异的认知、宽容与理解。当众多的个体实现了彼此的宽容与理解,文化的交流最终会影响到国家层面,从而对国家整体外交产生积极的作用。
  
  个体公共外交也是最容易实现交流的方式,但往往却能够对政府外交形成较大的影响。著名的“乒乓外交”最开始时并不是政府的形式,也不是社会组织的形式,而只是运动员个体之间的交流。意识形态的对立可以阻碍或制约国家之间的许多外交活动,但出于个体的外交活动却可以为国家间的外交活动提供契机。一个相反的例子是,1967年因为缅甸侨校的学生佩戴毛主席像章而与学校发生冲突,最终形成了政府间的外交事件,影响到了两国之间的关系⑦。但总体来说,个体外交活动的意识形态色彩最为淡薄,这就为个体外交提供了十分广阔的舞台。与此同时,个体公共外交并不依赖于特别的场所和时间,甚至是在偶然的面对面的时候,这种公共外交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很显然,个体公共外交对于国家整体的外交而言是一种巨大的补充。毋庸讳言,与欧美国家相比较而言,中国个体公共外交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要真正实现上述所言的个体公共外交还需要有很长的路要走。主要是中国人大规模地走出国门和他国人大规模进入中国的时间还不是太长,对于个体公共外交的意识还没有深入到每一个国人心中,更谈不上都付诸行动了。因此在现实的交流中会产生较多的问题,如前一段时间西方人对于中国人随地吐痰,以及吃饭时大声喧哗等行为的反感等等。
  
  既然个体公共外交已经成为国家整体公共外交的一个有机部分,关注并重视公共外交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各个国家的任务之一。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地位的大国而言,国家形象的维护,国家话语权的取得都离不开个体的公共外交。因此,针对我国个体对于公共外交认识不足的问题,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并加强这方面知识的教育。力争尽快地培养起人们的外交意识:每一个人在面对他国人士之时,都是中国文化的具体而微的体现,都是对方理解中国的窗口,同时也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更是国家对外形象的维护者。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实现文化的交流与传播,进而实现不同国家个体之间的相互理解,个体公共外交也才能为国家整体外交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更好地维护国家的利益。
  
  [注释]
  
  ①赵启正:《中国进入公共外交时代》,《党政论坛-干部文摘》,2009年第11期。
  
  ②赵启正:《中国强化公共外交的必要性》,《沈阳师范大学学报》,2009年第6期。
  
  ③徐海娜:《从公共外交到文化自觉》,《学习时报》,2010年11月8日,第9版。
  
  ④⑥王淼:《公共外交:匹夫有责的外交新视野》,《中国改革报》,2010年5月27日,第3版。
  
  ⑤PeterG.Peterson,JenniferSieg,PublicDiplomacy:AStrategyforReform,paperbytheCouncilonForeignRelations,2002年。
  
  ⑦曲星:《公共外交的经典含义与中国特色》,《国际问题研究》,2010年第6期。

  来源:《前沿》2014 作者:朱全国 周子渊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2 - 2013 Silk Road Peace Awar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