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四个前沿性问题探讨
时间:2014-10-28   点击量:2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周民良
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四个前沿性问题探讨

  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应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内容。笔者以为,这种新型大国关系的初期包括构筑更加紧密的中、德、俄三方合作关系。建立三方最高领导人的经济对话沟通平台,对于在亚欧大陆较大范围实现产业分工、经济互补、创新联合与一体化合作具有积极意义,可以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期建设的“稳定之锚”。

  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提出共建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以后,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响应。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初期,学术理论界在推动多层面的研究深化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这里,笔者结合学术界关注和讨论的几个前沿性问题谈一点拙见。

  “丝绸之路经济带”开拓了中国的增量开放空间

  国内有一种观点认为,既然中国过去一直实行沿海开放,沿海开放的成果也十分显著,为何要提出建设 “丝绸之路经济带”?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提出一年多后,学术界依然存在这样的观点,只能说明有些学者对“丝绸之路经济带”认识模糊。笔者认为,沿海开放是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一直进行的开放,主要是把中国融入东亚地区的产业分工体系;而“丝绸之路经济带”则是在21世纪后提出的重大战略,主要立足于构建亚欧大陆的分工关系。东亚地区的产业分工是一种经过数十年合作并已经形成成熟分工关系,而亚欧大陆产业分工合作才处于起步阶段。沿海开放面临转型升级,中央提出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就是着眼于希望沿海开放更上一个台阶,延伸更大范围。“丝绸之路经济带”还处于打基础阶段,立足于一种构筑更大范围的新型分工关系,也将预示着更大的开放潜力。“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不是非此即彼的替代关系,而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大国整体开放架构中的平行开放关系。而“丝绸之路经济带”立足于向西开放,着眼于以扩大开放促进西部大开发,会更好地实现国家的总体区域发展战略。

  “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可以兼容

  “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之间的关系,是西方各类媒体热衷讨论的话题。人们注意到,西方一些媒体和理论界人士有意挑动中俄不和,渲染中俄各自与中亚国家的经贸往来为非此即彼的零和竞争关系。中俄都是世界性大国,这样的大国间存在一定的竞争本属正常。不过,正确认识大国竞争关系十分重要。“所有主流经济学家都认为,国与国之间为了取得市场份额和经济优势而展开的竞争是一种零和博弈这个观点完全错误”(罗伯特·吉尔平:《全球政治经济学:解读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第160页)。欧美、美日之间虽然都是盟国关系,以往都曾经为市场开放问题发生过许多严重政策冲突。必须认识到,中俄之间的经济竞争客观存在,但中俄之间的经济合作更是主流。中俄之间的竞争是非战略性竞争,中俄之间的合作是战略性合作,涉及到中俄在中亚地区的竞争,更不表现为我赢你输的零和博弈。中俄两国资源要素禀赋不同,有国际竞争力的主导产业不同,中俄在中亚的供货群体和消费群体不一样,显然中俄在中亚的竞争实质表现为差异化竞争,这种竞争更多表现为一种正和式互补性竞争。

  俄罗斯一些官员和学者担心 “丝绸之路经济带”会冲击到欧亚经济联盟,对于中国在中亚地区的经贸活动习惯性地排斥心理,希望“丝绸之路经济带”不存在一体化机制,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却是不必要也不现实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种通道经济,但不是隧道经济或者过境经济,经济带在连接城市与城市、城市与农村过程中发挥辐射影响力,就需要通过机制化的制度安排保障投资与贸易流通量。也就是说,要促进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的投资与经贸往来,就必须降低贸易壁垒。而实行一体化的政策有助于促进资源与要素的流动,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必要条件。

一体化机制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实现,既可采用建立自由贸易区的方式,也可以通过互相赋予最惠国待遇的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在杜尚别上海合作组织元首峰会上强调赋予最惠国待遇的方式推动一体化,显然照顾到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在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同一会议上强调俄罗斯支持加强成员国之间建立更紧密的双边关系,也考虑到中国希望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降低贸易壁垒的愿望与要求。笔者认为,最惠国待遇是一种双边机制,欧亚经济联盟是一种多边组织架构,两者可以并行不悖地运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一体化与欧亚经济联盟的一体化可以兼容。在上海合作组织中宣讲中国对于一体化的见解,符合WTO对于全球一体化的基本规则,贡献了中国对于上海合作组织建设走向的智慧和力量。无论是从世界经济合作的角度还是从本区域长远发展的角度,市场一体化的趋势都不可避免。

  有这样一种观点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思路与设想不宜在上海合作组织中提出,因为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有把经济与政治问题“混搭”之嫌。这种观点似是而非,必须用创新的眼光看待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笔者认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所有成员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是讨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最好平台。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加强经济政策沟通,是为上海合作组织寻求新动力;增进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就是建设和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实在想象不出,还有谁比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机构更适合于讨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完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机制是关键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将立足于建设许多“罗马”,也一定需要较长时期的精心施工。但未来的建设,需要付出一段段时间与空间的叠加努力,因此,就不能因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需要花费较长时间而放松对前期建设的布局安排。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打基础、谋思路、做规划、聚共识的工作可以在不太长的时间完成,形成比较完善的政策框架也可以短期达成,协调各方的建设关系都不需要过多花费时间。正确认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要求与可行路径,既不因为长远需要急于求成,也不因旷日持久忽视近期作为,是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正确态度。

  除协调好长期与短期之间的关系外,协调好国内与国外之间的关系也十分重要。“丝绸之路经济带”毕竟是一个跨越国界的建设工程,需要协调好各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假如其中有一个国家出现 “中梗阻”现象,“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全局目标就会受到影响。要共享就需要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既然着眼于构筑共同建设和共同分享的利益共同体,也理应确定共同责任、共同目标、共同行动指南。只有完善机制,形成明确的激励约束机制,调动各方的参与建设热情,才能有效地凝聚建设合力。

  功到自然成。在形成好的建设机制、各方按照参与建设责任付出努力以后,建设目标的实现顺理成章。

    新型大国关系助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在欧洲多地发表讲话时,数次提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很显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面向中亚但超越中亚,着眼于构筑整个亚欧大陆分工合作关系,看中的是亚欧大陆发展的整体格局。从实践上看,中国已经开通通向欧洲的多班次列车,中国与欧盟经济合作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建设横贯亚欧大陆的经济兴旺带与合作发展带,无疑是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宏伟目标。亚欧大陆是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积最辽阔,经济规模最大,经济类型最多样的大陆,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在2014年10月16日,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在中国的有关媒体联合撰文指出,欧盟希望成为亚洲的超级伙伴。亚欧大陆主要经济体存在深化合作的内在需求,正如范龙佩在亚欧首脑会议前所指出,“欧盟准备与亚洲分享一体化等方面的经验,同时正在寻求与亚洲伙伴就自由贸易与投资达成协议,并期待能够加快实现这个目标”。此次亚欧首脑会议将互联互通作为重要议题之一,是对习近平总书记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重大构想的积极呼应。2014年10月16日,李克强总理在亚欧首脑会议上强调,培育亚欧共同体意识,共同推进亚欧互联互通与贸易投资自由化,加快构建亚欧统一市场,反映了中国政府推进亚欧大陆紧密经贸合作的积极态度。在技术进步、市场需求支撑和科学论证的基础上,若未来高铁建设穿越整个亚欧大陆,成为名副其实的“亚欧大陆桥”,将会集聚资本、技术、劳动力等要素于通道沿线,有益于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发展和繁荣“丝绸之路经济带”。

  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应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内容。笔者以为,这种新型大国关系的初期包括构筑更加紧密的中、德、俄三方合作关系。从地理区位上看,中国位于亚欧大陆东端,俄罗斯位于亚欧大陆中端,德国位于亚欧大陆西端,三个大国在国际范围尤其是周边区域都有较为强大的经济影响力。中俄、中德、俄德之间的关系都较好,在国际问题上有许多共同看法,中、俄、德都主张世界多极化,对于发展相互经贸合作抱有较高预期,中、俄、德之间的经济联系是多极世界下的 “极极合作”。笔者以为,建立三方最高领导人的经济对话沟通平台,对于在亚欧大陆较大范围实现产业分工、经济互补、创新联合与一体化合作具有积极意义,可以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期建设的“稳定之锚”。

  但也需要指出,两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就发生在亚欧大陆,说明管控、抑制亚欧大陆内部的利益冲突也十分必要,德国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反思堪称典范,深化中、俄、德三个大国在亚欧大陆安全领域的合作也有极大空间。

  亚欧大陆是矗立其上的各国人民的共同家园,亚欧大陆的稳定、繁荣与全世界大多数民众的安全、民生息息相关。中、俄、德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就管理亚欧大陆的诸多稳定与发展问题进行广泛合作,推动更大范围的政府间沟通,通过构建协作发展规则和规范发展秩序实现经济安全,通过推进要素市场化、市场一体化实现发展效率,通过大国合作管理负外部性,就能有效促进亚欧大陆的稳定与繁荣,做大做强“丝绸之路经济带”。(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周民良)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2 - 2013 Silk Road Peace Award. All Rights Reserved